当前位置:主页 > H生活卡 >《哈日解瘾杂货店》:通往诺贝尔奖之路的暑假自由研究 >

《哈日解瘾杂货店》:通往诺贝尔奖之路的暑假自由研究

书名:哈日解瘾杂货店作者:林翠仪出版日期:2017年12月5日出版社:印刻文学

《哈日解瘾杂货店》:通往诺贝尔奖之路的暑假自由研究

日本中小学生的暑假作业中,有一项固定的课题叫做「自由研究」,顾名思义就是不限定题目、形式和研究方法,让学生们自由发想,依照他们的个性、特长和兴趣等,进行各式各样的探索。

虽然立意良好,但实际操作起来却不是那幺回事,因为对于平常习惯听命行事的人而言,「自由」代表的意思就是「没有準则、漫无目标」,这让很多学童在找「自由研究」的题目时就已经卡关了,何况还有一些混一点的小孩拖到暑假快结束才急急忙忙动手,经常得劳动父母帮忙,搞得全家鸡飞狗跳。

总之,对多数日本学童而言,暑假作业的自由研究,等于是「梦魇」的代名词。

「自由研究」起源时间很早,据说和一九二○到三○年代间的「大正自由教育运动」有关,那是日本从欧洲引进的一种新的教育观念。战后曾有很短暂的时间被列为正式教学课程,后来逐渐演变为暑假作业的定番。

「自由研究」除了是学童的梦魇之外,在注重考试升学的教育体系中,这项暑假作业也一直存在着「流于形式、应付了事」的问题,但即使如此,日本的学校却没打算取消这项课题,理由或许很简单,因为这是让学童亲身体验研究乐趣的最直接手段,而且这种从研究中获得乐趣的方式一旦上了瘾,未来甚至可以连结到通往诺贝尔奖之路。

介绍几个狂热的自由研究案例,来看看这些日本学童如何燃烧他们的暑假。

小六生的文具图鉴

二○一六年三月日本书店出现了一本定价三兆圆的图鉴书,大约一百页的内页用手工画满了文具相关图鉴和解说,没仔细看还会以为是一本鬼画符的书,不过这本书一上市就引发话题,连续三週抢占亚马逊销售榜首。

三兆圆的定价并不是这本书引起话题的爆点,而且它的实际售价仅为一千五百圆,折扣率是99.99999995%off。

特别的地方在于这本书的作者山本健太郎,是一名非常热衷于文具研究的小六生,整本书是他花了一年的时间纯手工製成,包括绘图、编排、文字解说都是自己包办,这是他的暑假自由研究成果《文具图鉴》。

健太郎着迷于文具的起因,其实是小男生常玩的一项无聊小游戏—比赛谁的橡皮擦弹得比较远。

小学五年级的时候,班上的同学流行起这项游戏,健太郎为了赢得比赛,开始研究起哪种橡皮擦的弹力最强。经过一番比较,他不但找到了最强的橡皮擦,而且还有一个意外的发现,文具大厂MONO橡皮擦外层的硬纸包装上,四个角落有圆弧的缺口,这是为了防止过于用力时擦破纸张的缓冲设计。

这个发现让健太郎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不已,他开始着迷于文具研究,并且决定拿来当作暑假自由研究的题目。这年秋天健太郎拿到妈妈送的一本「白书」(以白纸装订的书),从小就爱涂鸦的他开始在「白书」上绘图兼解说,记录他的文具发现和使用心得。

一开始,健太郎以家里现有的文具当作分析的样本,他画出各种文具的原寸图案,忠实呈现这些文具的实际使用状况,例如钢珠笔的线条、颜色,并在旁边加上密密麻麻的解说文字,包括厂牌比较、价格和使用心得。

书里面还有文具相关的豆知识,例如原子笔(油性墨水)写的字可以保存五十年,但如果放到太阳底下曝晒,大概半年就褪色了。一支原子笔可以画一千公尺到一千五百公尺的线条等等。

为了研究文具,健太郎把零用钱全部用来买文具,假日也只往文具店跑,家里的文具研究光了或是研究遇到瓶颈,他就带着笔记本到经常光顾的文具行「充电」,一年下来,介绍的文具有一百六十八项,二○一五年暑假结束前,健太郎也如期完成他的鉅作。

这本手工文具图鉴不但吓坏了学校老师,也让文具店的老闆叹为观止。健太郎从八岁起经常光顾住家附近的一间文具行,这年刚好开业满十年,由于在研究文具的过程,文具行老闆帮了不少忙,所以健太郎将研究成果的影印本送给老闆当作贺礼。

感动莫名的文具行老闆,将健太郎的研究贴到社群网路上,马上就引起网友讨论,接着有出版社找上门,提议帮健太郎出书。出书过程中,出版社找了三十五家文具厂商及多名文具专家写评语,除了感叹英雄出少年之外,被点名某项文具不好用的厂商也很重视健太郎的使用心得,坦然接受挑战,还说一定要做出让健太郎心服口服的文具。

健太郎在二○一六年四月升上国中,他的《文具图鉴》上市半年累积销量超过五万三千本,邻居的文具行老闆说,随时準备好各种新上市的文具等着健太郎上门「充电」。

小四生探索真田丸的祕密

日本放送协会(NHK)二○一六年播出的大河剧《真田丸》,毫无意外地带动了日本一股「真田热」。真田丸指的是战国名将真田幸村(信繁)在大坂之阵中,于大坂城构筑的防御城寨。故事从真田家父子三人如何在战国时代存活于列强之间说起,由堺雅人扮演的主角真田幸村被称为是「日本第一武将」。

一名小学四年级的学童,小时候因为读了儿童历史新闻而着迷于真田幸村的故事,因为大河剧《真田丸》的播出,再次激发了他的粉丝魂,二○一六年暑假以「真田的祕密」为题进行自由研究。

厚达二十七页的研究报告图文并茂,有文字解说、年代表、人物评分表及参考书目,小四生甚至走访了长野县上田市,实际到真田家的城居「上田城」遗迹朝圣。

可惜这份自由研究交给学校老师之后,却仅得到「照片很多很精采」的评语,小四生受到了颇大的打击。据说主要是因为小四生就读的学校以发展理科为主,对于文科相对较不重视。

小四生失落的模样引起补习班老师的注意,老师了解内情后做了一项大胆的建议,他鼓励小四生把研究成果寄到NHK《真田丸》製作单位,让识货的人评评理。

没想到几天后,小四生居然接到了製作人屋敷阳太郎亲笔回覆的明信片,屋敷称讚小四生调查详尽,让他大为吃惊,明信片的正面为《真田丸》中堺雅人的剧照。

小四生雀跃不已,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。补习班老师把这段故事贴到推特上发表,网友纷纷表示,救了一条差点被抹杀的「学者魂」。

中一生的超商昆虫图鉴

三重县津市就读国中二年级的西川充希,二○一六年三月获三重市综合博物馆之邀,展出二○一五年也就是他在国中一年级暑假完成的自由研究「超商昆虫」标本。

从小就喜爱昆虫的西川,三年前加入三重市综合博物馆之友会,经常参与昆虫採集调查活动。二○一六年六月某天傍晚,他到住家附近超商买东西,察觉到超商一到了晚上,就会吸引很多昆虫上门,而且每家超商昆虫「常客」似乎都不太一样,有的超商比较容易吸引昆虫上门,有的却不会。

于是他决定彻底进行调查,比较各家超商吸引的昆虫种类,并从超商的地理位置、照明等条件分析其中的原因。

西川以自宅半径十公里内的三十九家超商为调查对象,由爸爸开车、妈妈在一旁做纪录,他则拿着捕虫网採集昆虫,三人通力合作,花了一个暑假的时间,完成两箱昆虫标本、三张大字报和六十九页A4报告纸的纪录。

西川初步观察,发现灯光偏黄的超商,上门的昆虫较少,偏白的超商昆虫较多,他上网调查原因,进一步发现昆虫比较不爱紫外线较弱的LED灯,所以只要装上可以遮蔽紫外线的灯罩,就能减少昆虫上门。

西川在大字报上贴了超商地理位置图、卫星图,分析周遭的自然环境,结论中并不是草率地以灯光作为吸引昆虫上门的唯一条件,客观冷静的分析让专家折服。

三重市综合博物馆邀请西川展出他的研究成果,馆方在推特张贴活动宣传,结果三天内吸引了一万四千多名网友转推,昆虫少年西川成为话题人物,而且还获得多项科学展的奖项。

诺贝尔奖得主的放大版「自由研究」

日本目前累计已有二十五名诺贝尔奖得主(包含已入籍美国的日裔科学家在内),得奖者尤其以科学领域居多,这让中韩两位邻居羡慕不已,急着探究其中原因。二○一六年以发现「细胞自噬」作用获得生物医学奖的大隅良典,他的感言或许提供了一些线索。

大隅从事的是冷门的基础科学研究,经常被嘲讽「不能当饭吃」,不如应用科学「有用」,但他认为「有用」这个词正在戕害社会,因为基础科学真正「有用」,可能要等到数十年甚至百年以后,如果认为科学研究都应当「有用」,所有基础科学将会统统「死掉」,但少了基础科学,应用科学也没戏唱了。

大隅从小就喜欢自然科学,夏天在野外採集昆虫是他最大的乐趣,他也热中于飞机模型、半导体收音机的製作,他说这种体验也是他后来成为分子生物学研究者的原点。别人或许以为基础科学是一条既冷门又寂寞的研究之路,但对大隅而言,这只是暑假作业自由研究的延伸,里头充满了乐趣。

  
上一篇: 下一篇: